小说连载|《古镇赊店》第十七章 福建贩茶

wlq888 发布于:2017-2-19 18:21 分类:曾道内部人泄密 标签: 曾道长中特

  在湖州,党总会首与戴二闾商量:“此去福建途遥远不能坐船只能步行,加上卖粮银子一共八千两银子如何是好?”

  戴二闾说:“不如雇三辆车,银子分装车上,大家分开坐车,共保银子不丢,你看可好?”

  党总会首说:“如此甚好,只是缥旗还打吗?”

  戴二闾说:“从湖州向南,不过百里就是光华山,山中有庙,听说我师兄光华为主持,此人武功十分了得。不如请他下山一同保镖。江南之人,威我师兄之名,谅鼠辈不敢有非分之想!”

  二人商议一定,在湖州雇三辆马车,银子分装车上。二个堂趟子手、伙计老冯第一辆,车上插镖旗:党总会首、戴二闾、戴良栋居中:戴大闾、吴三、伙计老华居后。从湖州向南驶去。一无话。二天后到了光华山,戴二闾上山请师兄下山,光华听说是党总会首到来,慌忙下山,见到党总会首连忙施礼相见道:

  “党掌柜贫道有礼啦!”党总会首仔细一看说:“莫非你是吗?”

  光华说:“正是。”

  党总会首问:“你!你怎么这一身打扮?”

  光华说:“那日官军追杀,我伤重倒地,你将我藏于车中救起,又送我盘缠,我无处可去。听说我师叔在光华山,就辗转来到光华山投奔师叔,师叔前年已死,现我为主持。欲想报昔日救命之恩,不想今日得见!”

  光华说着就匍匐在地跪拜党总会首。党总会首慌忙扶起说:“快快请起!不必如此,你既出家就该称为道长,那是你命该如此,是道长。”

  光华说:“掌柜!再不要称道长,折杀我也!”又说:“听师弟说欲到福建,这里离福建不远,武夷山以北,武林同道多有来往,我送你们一程!”

  党总会首说:“麻烦了!说说你这几年情况。”

  .党总会首叫伙计拿出十两银子送与同来的小权作灯油钱,小接着回去了。光华说:“前面不远有一客栈,咱们到那里休息打尖如何?”

  党总会首、戴二闾均说:“随你安排!”

  一干人吃罢饭,一向西而行。上,因由光华护送陪同,绿林朋友都不为难,有的见面互致问候,有的差人送行,一顺利。不几日来到江西湖南福建浙江四省交界之处仙霞关。那仙霞关,地势险要,关口设在群山之间,群山各向东西南北四周绵延百里,群山起伏郁郁葱葱。真乃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总揽闽赣湘浙四省,是进入福建的门户。相传明末为郑芝龙镇守,清兵多次叩关不开,保福建南明王朝几年太平。后郑芝龙献关降清,清兵才得以进入福建。现因长作乱,为保福建,检查严格。党总会首一行经严格检查入入福建,一来到南坪。

  南坪地处福建西北,隔武夷山与江西为邻。一条大江注入鄱阳湖。这里盛产茶叶是福建茶主要产地。武夷山的冈峦山丘到处是茶林。当地之人家家种茶人人做茶,依茶为生。党总会首一行在南坪找一旅馆住下。茶饭已毕,党总会首带两个伙计置办点礼物,到当地“锦昌茶行”去拜会茶行老板宋明发。

  街上人不多,各店铺时生意都不好,冷冷清清。党总会首所住之店离“锦昌茶行”不远,一会儿,就到了。看见临街三间门面中间,上写“锦昌茶行”四个大字,店门半掩半开。党总会首等人进入店中,党总会首问:

  “宋老板在吗?”店中一伙计:“在后院我去喊他!三位稍等!”

  党总会首看店中,四下空空没有啥货。这时宋老板已来到店里,看见党总会首说:

  “我以为谁找我,原来是党掌柜,你何时到此?”

  党总会首说:“刚到不久特来看望!”说着将礼物奉上。

  宋明发说:“你来是贵客,带啥礼物!”

  党总会首说:“区区薄礼,请宋老板笑纳!”

  宋明发收下礼物,吩咐伙计快给党总会首倒茶问:“可曾住下?”

  “已住下离此不远。”党总会首答。二人寒暄已毕宋老板说:

  “如今战乱,我想今年恐怕不会来了!”

  党总会首说:“你我二人已约好,我岂能背约不来,失信于你。如若那样我二人情意何在?诚信何在?说实话,一多有不便,连遭两次劫匪。”

  宋老板说:“今年长作乱,来此收茶的不多。十多日前,赊店有两个茶商来此收茶,被长抢劫,二位掌柜被绑走,听说被押入离此不远武拄山中,银子茶全抢走。南坪城百姓不少也遭抢。现今街道上人不多,谁还敢买茶?谁还敢收茶?如今茶农的茶卖不出,生计都成问题。敝店也不敢再做生意啦!”

  “原来如此,我说街道上人不多。不知被两位掌柜是谁?”党总会首问。

  “一位是丰茶社的黄掌柜、一位是万茶社的袁掌柜,我曾为袁掌柜收茶,也被长抢走!”宋明发说。

  党总会首说:“我来时听说二位掌柜来此收茶,不防已被,他们出来!”

  宋明发说:“长约有百十人,无奈我们无力去救,只能暂时被压,我们正在想办法筹钱,等钱筹够时,方能去救人。”

  党总会首问:“他们要多少银子?”

  “一万两。”宋明发说。

  “时间几天?”

  “半个月!”党总会首听后说:“我回去想想办法!”

  党总会首三人连忙回旅馆,和戴二闾、光华、吴三等人商量,党总会首说:“丰茶社的黄掌柜万茶社的袁掌柜来此收茶,被长,赎金一万两,所带银子所收茶叶也全被抢走、如今被绑在山中不明。黄掌柜袁掌柜都是赊店人我们都认识,不能不管。”戴二闾听后说:“他们来时,曾想托我们保镖,因我还未回去,没有来,不想会被长。无论如何他们回去!”

  党总会首说:“长要一万两,这里离赊店几千里,回去通知其家人,再筹钱约需二十多天已不可能。我们只有八千两也不够,我想咱们进山用咱们的力量救他们出来,你们看如何?”

  吴三说:“长竟敢到这里抢劫绑镖。别说钱不够就是够也不能给他们。就凭咱的本领,不信救不出他们,走!咱们进山。”

  光华说:“这里的长毛匪已有段时间,我来前曾听说那里的匪头叫曹得害,是武林专干欺男盗女采花偷抢之事,为武林不容,无办法去投奔长毛,现在武柱山落草。这人武功一般,凭咱们的武功他不成问题。”

  戴良栋说:“那咱们说去就去,打他们个不防备。”

  光华说:“听说这里有个后山,从后山有一小道,可直通山寨,我们从后山上去。吴三说:“咱们今晚前去,夜里进山。”

  当晚,党总会首、戴二闾、光华、吴三、戴良栋、两个趟子手、伙计八人一起上山。有光华带,趁着月光,悄悄地上山,翻过几座山。午夜,从后山小道摸上山,吴三上前杀掉岗哨二人,进入山寨,捉着一个放哨之人,问明曹得害住处,两位掌柜的关押地方,吴三、戴良栋、两个趟子手去救两个掌柜,杀掉两个看门之人,救出两个掌柜。戴二闾光华去找曹得害,二人杀掉看门人,曹得害正和小妾温柔,听到外面有动静披衣出来,看到两人持刀而来,其中一人是光华,大惊,知道大事不好,就想溜掉。光华说:“曹寨主!故人来访焉何不见?这可不是待客之礼!”

  曹得害只得说:“到此也为未通报,未曾远迎,失礼!失礼!”光华说:“武林同道到处找你,不想你在此逍遥快活。”

  曹得害说:“说笑了,我远离家乡投奔太平。

有 51 人浏览,获得评论 0 条
Powered by 曾道人中特